返回列表 发新帖

主题: 雅韵网---20世纪四大隐逸画家:张朋

查看: 46|回复: 0

雅韵网---20世纪四大隐逸画家:张朋

[复制链接]

309

主题

309

帖子

115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59
发表于 2018-12-1 09: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心悦君 于 2018-12-1 09:45 编辑

2018年是张朋先生诞辰100周年。

640.webp.jpg

张朋先生是公认的中国花鸟画大家,与黄秋园、陈子庄、陶博吾并称“20世纪四大隐逸画家”,其人品之高洁、艺格之高雅,令画坛瞩目、后学缅怀!


张朋(1918--2009)字锡百。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纺织工学院教授、青岛画院副院长、青岛画院名誉院长,被评论界称为“二十世纪末最后一位中国画大师”而饮誉画坛 。

张朋先生的中国画艺术在全国产生巨大影响迄今也有二十余年了,同时,他自谓封笔不画的历史也差不多接近这一时段,但是,他的影响力却与日俱增,声名远扬,人们通过他的画集以及以往他的画作走进他的艺术世界,不断地发现他的高风雅怀和博大精深,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个谜,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例如他的成功究竟如何实现的?他继承了什么?发现了什么?创造了什么?他有着怎样的内心世界和艺术思考?


他是生活在现代的古人?还是一块“艺术飞地”(彭德语)?是齐白石的继承和发展者?还是无师自通的妙悟者?崔子范先生说:“张老先生年已古稀,历经沧桑,社会生活丰富,文艺修养全面,精绘花鸟走兽,选材构思广泛,选型布局活泼,笔墨设色简练,雅拙质朴兼备,情景形神浑然,多数作品酷似一部交响乐曲。观之心旷神怡,回味无穷,勿怪已故老画家李苦禅先生极为称赞,广为宣传”。


崔子范先生对张朋先生的评价很高,但我们仍然觉得他基本上还是更多地着眼于画本身,而张朋的观念思想、审美方向、创造方式等,还须做进一步的探究。

640.webp (1).jpg

张朋,字锡百,山东高密人,一九一八年三月生,现年87岁。他出生于书香门第,其祖父、祖母、叔父在当地颇有画名,他自幼受家庭艺术氛围的熏陶,酷爱绘画和书法。他十二岁起从祖父、祖母和姑母学画工笔花卉,十四、五岁时又向叔父学习小写意花卉,十六、七岁时自学岭南派画法,尤其心追高剑父、高奇峰等名家的作品。二十岁时,张朋开始定居青岛,曾先后在湛山小学、丹东路小学教美术课多年。在此期间,他自学西方素描及水彩画技法,艺术视野逐渐扩大,艺术功底更加扎实。三十岁后,他喜欢上了徐渭、李鱓、高凤翰、赵之谦、任伯年的作品,开始学习和实践大写意花鸟画,三十五岁以后他开始心仪吴昌硕和齐白石的艺术。可以说张朋先生的艺术起步过程是循序渐进、转益多师的。


这些学习都影响了他以后的创作,他在选材和大结构上师传齐白石,笔法上有岭南没骨画法的特征,墨法上胎息明清名家,造型及结构又结合西画的技法,张朋熔于一炉,形成自我。


整体而言,张朋留给人们的印象是淡泊名利,深居简出的,“敢云大隐藏人海,且耐清寂读我书,”可以说他是现代社会的大隐者。


但当我们反复阅读他的画作,又会发现,张朋不仅仅是一位清高的名士,还曾是怀着火热心肠和情感的人本主义者,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释、道思想对他都有所影响。


齐鲁文化的传统精髓部分该是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文化,张朋的画品人格中有着儒家文化的浸润,他中正谦和,不激不厉,循规蹈矩,有君子之风,特重然诺,是有口皆碑的孝子,对妻子儿子呵护有加。到了晚年,他更是讷言慎行,温柔敦厚,不论人是非,既是恂恂儒者,又是蔼蔼长者,儒家的思想是他的底色,是他的教养。


然而,更突出的却是他的艺术思想和人格理想,更多是以道家为底色的,他崇尚天人合一,钟爱自由和谐,追求 无法至法,不争凡俗名利。他的画与诗中我们能轻易地寻求到许多关键词,如知足常乐、诗酒精神、脱略形迹、不计工拙、热爱自然、去留无意、知雄守雌、计白当黑等等。如他的一幅《荷花游鱼》,上有题跋:“开谢随物候,浮沉而自由。”这是典型的老庄“无待”境界,是随物而谐的“逍遥游”。再如他的《挥毫图》,画一长者作画情景,上题:“人无金石寿,何以万年忧,今日且为乐,挥毫任自由”。这样的恬淡自适、放达舒怀却是十分自矜的题句在张朋画中随处可见,他的内心也许向往那种不为物役、不随人后、不因世事沉浮而困扰的自在境界。

640.webp (2).jpg

同时,他的画中除了诗情画意之外,也大有禅境,有禅悦之风。一幅画,主体是一架山,山边有小屋三五间,柴门围篱之中,二友想见,门外竹影扑朔,上题“相见也亦事,不来忽忆君”,是那种澄明无碍的味道。他的题画句,例如“池清三五鸭,山静一人家”;“山禽鸣新绿,雨后涧水生”;“日暖春花发,移来纸上香”;“纸上春风笔上开,香气皆从墨气来”等等。从中可以看出张朋的心路曲折,他虽然不曾礼佛诵经,却心游物外,不惹尘埃。他在1988年9月写的一首诗,至今仍悬挂床头,“陶情藉翰墨,知足是无能,万事销方外,清修心似僧”。他是将翰墨丹青作为清修的方便法门的。


曾见书法家孙伯翔先生写过一联:“端庄严和惟孔孟,自然无极属聃庄”。张朋先生的人格中有着奇妙的组合,即儒释道互补合一,这从他的为人、书画、诗文中都清晰可见。除此而外,他的画有书卷气,却无腐儒气、头巾气、冬烘气;有自然之韵,却无蔬笋气,乡野气和寒伧气;有名士之风,却无霸道感、公子气和油滑之气。总之,他的人和画都远离俗格,却又不泥古我执,有大师风度,却又不一味霸悍,人格和艺术都有内在的原则立场和分寸感。


帕斯卡尔说:“当我们阅读一篇很自然的文章时,我们感到又惊又喜,因为我们期待着阅读一位作家而我们却发现了一个人”。

读了张朋先生的画作诗句,如逢真人,他不虚伪,不做作,不矫饰,从中也可以看出齐鲁文化对他的培育,也可以读出中国文化和中国画艺术的博大精深。“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斯人斯画,有此境界。


张朋先生艺术思想深邃而丰富,绘画风格突出。在题材方面,他无所不画,花鸟、山水、人物均有涉猎,长于花木鸟兽。在技法层面,他大写意、小写意、工笔均能得心应手,而且出入自如。我们从题材、技法、表现、意境和艺术思想及观念四个方面进行梳理,详叙如下:

640.webp (3).jpg

1、题材选择

张朋先生的绘画题材广泛,包罗万象,仅在花鸟走兽方面,我们即发现他能表现客观事物的多样性,这一点与许多文人画家颇有不同。据粗略统计,他视觉所及,手之能写的题材跨度极大,仅从造型形态角度来分析分类,计有:


动物类:


猴、鹰、鹤、鸡、龟、鱼、兔、虎、狮、鸭、锦鸡、蚱猛、金鱼、鹦鹉、猫头鹰、雁、斗鸡、燕子、松鼠、蟋蟀、麻雀、狗、螃蟹、猫、晴蜓、喜鹊、龟、雏鸡、鸽、蝴蝶、螳螂、鼠、海鱼、蝉、青蛙、水螳螂、带鱼、骆驼、蜜蜂、……(共约40余种)


植物类:


梅、松、菊、荷、牡丹、桃、桃花、萱草、葫芦、枇杷、灵芝、玉米、芦苇、葡萄、芭蕉、一品红、老来红、柏、柳、豆角、鸢尾花、牵牛花、枫、山茶(耐冬)、荔枝、藤萝、石榴花、玉兰、白菜、胡萝卜、芍药、木芙蓉、冬瓜、鸡冠花、大丽菊、雁来红、百合、雏菊、石榴、蘑菇、柿子、海棠、蝴蝶兰……(共约40余种)


从中我们亦可以看出,一方面张朋的绘画表现力非常强,对题材的驾驭有一种自信;另一方面,他又力避符号化题材和名画家的标志性成熟题材。例如他极少涉及古代文人画习用的梅兰竹菊等,即使在笔下出现,表现方式也不同寻常;再比如他不画虾、马、驴等,也是他欲求避古人、避今人的独辟蹊径之选择。民间所谓“张朋善画猴”,其实仅仅他被民间传播方式解读的通俗面目而已,只是冰山一角,他的更大成当然不能如此结论。


除了花鸟走兽题材之外,他的山水和人物也广获好评,他的人物常着古装,或高士、或酒仙、或画师、或秀女,弈人、印人、寿者、钟馗等等,既生动又古拙,既准确又概括,极为传神,又不同他人。黄胄先生说:“都有说张朋先生花鸟画好,我觉得他的山水、人物画更好”。


2、技法表现

张朋先生在绘画技法方面表现出高超的功力,他造型能力极强,对水墨的微妙变化运用自如,构图上大处着眼,有纵横捭阖的气势,诚为中国画当代之大家。


在造型方面,张朋力求精准,描摹客观物象,葆其本真,先在准确真实上下功夫,为此他曾苦练写生能力,积累了大量的素材。为了勾描植物的花形、叶筋,他收集过许多植物的标本。为了掌握动物的习性动态,他曾到动物园,一呆就是一天,不论寒冬酷暑,还是大雨狂风,他坚持观察和写真。在这一过程中,他不求夸张和变形,而是先为动植物传神写照。这一点似乎不同于一般文人画和当代的一些所谓新潮绘画,无论他们是不能画准、不愿画准或不屑于画准,总之在他们的笔下,客观世界首先是变形的,不是精确的,而张朋却首先忠实于客观物事。然而张朋又不拘泥于实相描摹,他又有概括有提炼,通过长期的观察和反复地传移摹写,他能用笔墨的独特语言来为事物传神,因此他又能减省,能用一笔写出,绝不画上两笔,在造型上取其关健大要,因此,无论动物、植物、人物、山水,他都能以形传神,以少少许胜多多许,以一当十,因而,给人以丰富的内涵和想象的空间。这也是他的画也能被一般民众亦即未经审美训练的人所接受所喜欢的原因之一。


在构图方面,张朋似乎了无定法,随心所欲,但细察又觉得妙在其中,不可言传。有时他简而又简,纵横大势定了之后,不再深究。有时他又繁复叠加,溢出纸面,四面出血(印刷上指边缘切入画面之中)。画面之中,他动用线条、墨块、色彩、几何图形变化等要素,穿插揖让,呼应对比,空间经营,千变万化,有时布局安排非常大胆和险绝,有时又看似平易端正,却又内藏微妙意趣。在空间分割方面,张朋能够吸纳传统中国画家的一些构图法则和习惯做法,又能中得心源,追求自我的表达和个性的体现,他的许多画有一种知其不可能为之的果敢,常常避开中国画家在构图方面的一些习气和僵化模式。郑板桥说:“未画之前,不立一格,既画之后,不留一格,故不在寻常蹊径之中也”。张朋不愿落入前人窠臼之中,因而一直寻求突破,他不愿下笔即落入俗套,所以许多相同题材,他都能幅幅别出心裁,这证明了他作为艺术家有着内在求变求新的素质。

640.webp (4).jpg

在笔墨方面,张朋更是为欣赏者带来深刻印象和独特的审美感受。中国画的特质之一就是笔墨的艺术,笔墨既是形式,更是内容,所以笔墨有性格、有感情、有方向、有好坏,下笔即分轩轾。张朋深谙笔墨三昧,下笔有我,不让古人。他在用笔方面,气势极大,毫不犹豫,胸有成竹,“笔所未到气已吞”(王维语),一方面见笔见痕,绝无废笔,另一方面又神来妙造,无迹可寻。他用笔简洁,以笔意传递事物质感,准确而生动。例如猴毛的感觉、鹤颈的感觉、狮尾的感觉、松皮的感觉,他都能以笔一次完成,而鱼的动感、蛙的湿感、桃花的枝干、蝉的透明感,他也能做妙微的传递,可以说在笔法方面,张朋已明察秋毫,落纸无悔,写照传神,了然于胸了。在用墨方面,他也是运用自如,出入无碍,墨分五色,张朋洞幽烛微,努力体察墨色变化中的细微差异,并运用于不同事物的表现中,他的浓墨不焦不枯,淡墨不浮不滑,加之其用笔的果断飒爽,其用墨也不滞不浊,有一种清气满纸的透明感,著名画家赵建成说:“我认为张朋先生的画淡墨清墨用的特别好,就像他的为人,淡泊自守,他这一生都可谓是淡墨人生”。另外,他墨中见笔,笔笔清晰,又充满水墨的质感趣味,在笔与纸的奇妙结合中,常常产生醇和明丽而又赏心悦目的效果。特别是他在处理动物或山石部分的不同墨色的组合方面,他运斤成风,又细致入微,巧妙利用墨色边缘的渗化效果,形成动物表面绒毛的肌理,又通过湿破干、干破湿、浓破淡、淡破浓等破墨法效果来丰富表现不同的物象。在干湿浓淡的转换中,他又能注重对比及和谐,从而适如其分地表达了物象自身的内心世界。张朋先生的画也应了那幅对联,即:“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在用色方面,张朋先生也是大胆而独特的,他随类赋彩,设色合宜,既不使大红大绿的强视觉冲击的色彩,也不过多使用偏僻而少见的中间色、暖昧色,而是整体呈现出一种明丽空灵的色彩系列感,他也善于色与墨进行结合,在墨色晕染方面,他利用时间的变化和速度的快慢和差异,让色彩发生渐变、渗化、沉潜、繁丰等特殊的效果。


无疑,张朋画作的技术含金量很高,他并不是在盲目地寻求创新和突破,而是运用既有的传统技法,做深做精,他的画水墨淋漓却又巧思密匝,从中可以看到他的精湛功力和炉火纯青的笔墨技艺。


3、意境创造


张朋的作品格调清新雅逸,意境深远空阔,他善于运用空间留白布局,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时而大笔纵横,解衣磅薄;时而温文尔雅,淡然处之;时而意气高古,拙朴自然;时而野逸率真,淋漓纷披……张朋先生翰不虚动,没有“积墨成字,任笔为体”(孙过庭《书谱句》),而是有感而发,因情挥毫,熔传统积淀、笔墨功底、灵感冲动和理性思考于一瞬,凝万千思绪于一笔一划之中,然后万毫齐力迸发于纸上,可谓“寄豪放于法度之外”(苏轼语)。


花鸟画方面,张朋讲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特别强调花木虫鱼美好的一面,画出天籁之音,他的画幅多数不大,但却咫尺千里,让人感到内在的辽远和博大,他的画无古无今,着眼于永恒的天人合一主题。


山水画方面,张朋存世作品虽然不多,但却颇为精到而异质,他很少运用历代的皴擦技法,他似乎超越了一些画法模式,而是自我挥洒自主张,许多山水意境,他都靠简淡之笔画出,以小胜大。


人物画方面,他更强调笔墨意趣和借题发挥,反而较有文人画的诗书画印结合的趋势和韵味,画中人物抚琴、考古、观画、弈棋、醉酒、登楼、治印、问路,人物的仪态萧然,意兴阑珊,颇有魏晋风度和远古遗韵。


张朋的画作如要言不烦的短文,抚四海于一瞬,如字字珠玑的诗词,言近而旨远。有内在的书卷气、金石气、天地浑然之气,是迥异于世人流俗的大有古风的艺术精粹。


4、艺术思想和观点


张朋先生少言寡语,而且较少公开露面,因此他的艺术思想和画论只能从他谈话的片言只语以及题画、书法的片楮只纸中去寻觅,但结合他的艺术造诣和绘画特征,也可寻绎出他艺术的崇尚和指向。


对待传统和经典以及历代大师,他充分尊重和学习。他在家中悬挂着一幅写于1986年的书法:“继承传统,以古开今,求新尚意,悦目爽心。丙寅冬月遣兴 张朋”。他对待传统的态度是朝拜式的。再如他的一首题画虾的诗:“有才无功笔墨松,有功无才辙雷同,难得功才兼备者,近代喜见白石翁”。他对齐白石先生的艺术是极为服膺的,从中也可以看出他对才华与功夫的辩证看法


但是,张朋先生绝不做古人的奴役,我自为我,自有我法,他写道:“莫为死法局活手,但教放笔自纵横”。对古人要活学活用,而不能拘泥成法,墨守陈规。他另一首题画诗曰:“片纸尺缣情亦浓,帖宽轴巨笔如风,未为先匠拘活手,写出清香万点红”。“活手”是他心目中的关键所在


在写意的造境方面,张朋认为一念为佛,一念为魔,成败得失只在刹那之间,他写道:“写意重情趣,成败须臾间”。而从心所欲是作画的最佳状态。他在画上题道:“作画浑如作草书,从心应手写葫芦”。他还写道:“畅兴何拘奇与正,笔飞墨舞任纵横”。写意而略迹,得鱼而忘荃,是写意的精髓。他题道:“取其意而略其迹,弦外音,味外味,乃写意画之要机也”。


张朋先生对于艺术崇尚天真自然。他写道:“大墨粗毫三五笔,随心所欲贵童真,涂鸦自得其中趣,有法不如无法新”。简洁、意真、无法,是他认为高境界。他另一首诗写道:“随心自由笔,妙趣贵天成,自有其中乐,丹青役此生”。从中我们又看到他常用的“自由”,艺术的灵魂本来就该是自由的。


关于笔墨的巧拙他的认识是融合的辩证的。一方面他认为“落笔稚拙方宜人”;另一方面,他又不避巧思和精描,他在一本精细草虫的册页上题道:“过精则近匠,此论非也。十五年前画此今补上”。其实,精细何曾流纤巧,豪放未必属粗狂。有时,“始知真放在精微”。


关于世事与艺术的移情转换,张朋写道:“多少烦纡事,磨在水墨中”。他将艺术当作升华人生境遇的门径。


张朋先生的出名缘于1978年,著名画家袁运甫、祝大年、李苦禅等先后来到青岛,看到张朋的几幅画作,大为赞赏。此后,张朋先生的画作传到北京,又受到李可染、张仃、吴作人先生褒扬。时任文化部长的黄镇同志特别就张朋的工作问题做指示、写信函,张朋先生后来被调到山东纺织工学院(现并入青岛大学)任教授。


但是,由于张朋先生的人生观念和处世原则,他依然故我地坚守自己的生活节奏和人生轨迹,因此,生活境遇在他的执意坚持下,并不做大的改变,至今他还住在青岛黄台路的一栋不算大的房子中,淡泊自守,安度晚年。


张朋先生绘画艺术的影响却已传播海内,许多权威性专业报刊登了他的专题,他的个人画展也经由热心朋友之手先后在青岛、济南、徐州、香港等地举办,但这都还是数年前的事了。这些年,虽然艺术市场上,张朋的画作价位一再攀升,但由于张朋先生自己的反对和低调以及种种原因,他的作品较少被人目睹,对于他的研究也停滞不前,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也不得不囿于地域。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从某种意义上说,张朋先生是特别值得研究的大艺术家,这个时代却常常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因此,整理和挖掘张朋先生的艺术和思想,不仅为山东乃至中国美术史保留宝贵的艺术遗产,而且可以为美术发展提供文本精神价值。


张朋先生是二十世纪下半叶继承传统并有所独创的艺术大家之一,他的艺术修养非常全面,他将中国画笔墨与书法、诗文、篆刻等熔于一炉,全面而精到地体现了中国纯正的水墨艺术精神,在花鸟、山水、人物画等等方面,他均有很多独到之处,他的严谨求实,淡泊宁静、开阖自如以及广大精微等艺术风格特色,对于当下时代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


对于张朋的研究还刚刚开始,他的艺术和思想是一个硕大的宝库,入之愈深,得之愈多。



  文章来源于网络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获取更多信息。
雅韵论坛APP下载.jpg

雅韵商城APP下载.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为兴趣而生,雅韵更懂你。 立即登录雅韵网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5-2016 | 雅韵网  版权所有 | GMT+8, 2018-12-15 05:51 |鲁ICP备15026096-1

济宁网站建设济宁微信开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