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主题: 雅韵网---违背书法原则的隶不练《曹全》,楷不练《九成》的荒唐说法

查看: 142|回复: 0

雅韵网---违背书法原则的隶不练《曹全》,楷不练《九成》的荒唐说法

[复制链接]

1413

主题

1413

帖子

470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706
发表于 2020-2-26 15: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水仙花 于 2020-2-26 16:33 编辑

“为什么有人说隶不练《曹全》,楷不练《九成》?”,我觉得这都是荒唐的说法。它违背了书法纯粹的艺术学习和纯粹的实用学习的两个原则。

我们学习书法有两个原则,一个就是纯粹的写字,不涉及书法艺术。例如,为了写好汉字,我们学会行书和楷书就可以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学习草书和隶书或者篆书。所有书法艺术,都与写字无关。古代馆阁体书法,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则。
第二个原则是,书法是艺术的追求,所有汉字艺术,都是书法学习的内容。这是大家非常清楚的。除了精通真、草、隶、篆、行,追求书法艺术,也包括那些在一两个字体里深入学习研究书法艺术的书法家。例如,像苏东坡也只擅长楷书行书,尤其是行书。
QQ截图20200226154023.jpg

所以,从纯粹的写字来说,唐代以后就没有多少练习隶书的人了。唐代到明代1000年的历史上,写隶书的书法家少之又少非常罕见。如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要说隶书大千世界之一的《曹全碑》不必学,什么隶书也不要学的。因为,唐代以后的各个朝代,都是以楷书、行书和草书为主流的。篆书作为文字学知识要学,但是,也只是学学,没有实用的要求。
我们看看唐代以后到明代这一阶段历史,有学习隶书的大书法家吗?有学习隶书的书法作品和成绩吗?基本上没有!
唐代就唐玄宗、徐浩写隶书,按理他们也是书法大家。

唐玄宗的行书,徐浩的楷书都非常有名。

但是,在中国书法史上,这是微不足道的,唐玄宗要不是因为显赫的帝王身份,他的隶书书法家的名都难留下来。
徐浩是大书法家,他的隶书作品有一个墓碑,也有一些唐隶的特点,但是,书法成就太难被认可,与汉隶的成就差距太大。

元代大书法家赵孟頫,中国所有书法字体无一不精,但是,他也没有留下隶书作品的艺术成就。
书法这个东西就是这样,与兴旺发达和流行无关,只要你有那个成就,就是时代精神。

例如,唐代并不流行篆书,但是,篆书反而比隶书应用多一些。例如碑刻的碑额绝大多数都是用篆书书写的,只是书写水平非常有限,但是,就是在唐代,也产生了李阳冰这样的篆书大书法家。

所以,我说,书法成就与时代是否流行这种书法是没有关系。
QQ截图20200226154034.jpg

再举例说明,清代流行隶书、篆书吗?当然不流行。但是,清代的金石学研究,推动了书法艺术意义上的隶书和篆书,所以,清代产生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篆书大师和隶书大师。

我们再从书法实用角度来说,楷书是唐代以后的书法主体,欧阳询被历代列为必学的书法范本,什么叫不能学《九成宫》?从唐代到今天,欧阳询的书法一直是书法范本,怎么就叫不能学?

至于我们今天学习书法的选帖问题,一直是没有禁区的,也就是说,真、草、隶、篆、行任你喜好选择,你愿意学什么字体、字帖,都没有任何限制。

为什么被清代书法大师推举的十大隶书之一《曹全碑》就不能学了?

为什么被明清时代推举的四大楷书之一的欧阳询的代表之作《九成宫》就不能学了?

这不是很荒唐的说法吗?

隶书是从草根中产生的书法,这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从民间而来的书法创造。

例如,篆书是贵族集团创造的书法,因为最早的汉字就是篆书,篆书第一次普及也是首先在贵族中普及的,然后,文字才真正登上了中国文化的历史舞台,再然后就是普及到中下层贵族和知识分子群体,这时已经进入到春秋时代了。

战国后期就有隶书了,秦代隶书已经在草根文人中流行,西汉后期隶书成熟,然后到东汉中后期蔚为大观。逐步有高层知识分子加工改造。我们认为,像《曹全碑》这样优秀的书法作品,肯定是很有修养的高层知识分子的书法。

所以,隶书的风格的精粗差别是非常大的,只是因为隶书的师承高下差别很大。

我们再看看楷书,就完全与隶书的兴起不一样了。楷书是由一个高层次的垄断传播体系的。

大家都知道,钟繇、王羲之是楷书的创始人,就他们的地位我就不多说了。不但贵族,而且是大贵族都不过分。

后来,钟王这个书法体系就基本上是嫡系化垄断化发展的。所以,楷书的多样性风格风格与隶书的多样性书法风格比较,那就太相形见绌了。

这是因为,楷书的书法宗师就基本上是以钟王为典范的。

而隶书在历史上基本上没有典范的师承体系。

汉末蔡邕的《熹平石经》是一个隶书典范,可惜蔡邕产生的时代,是隶书已经在向退出历史舞台的方向走去,所以,蔡邕的隶书对中国隶书的影响也是非常有限的。

《曹全碑》是一个例外,它在汉代有多大影响已经不可知,但是,自从明万历初年间在陕西郃阳旧城莘村出土以后,就得到了书法家的欣赏。特别是清代书法家对此碑的评价越来越高了。

明代王澍书法家在《竹云题跋》说:

汉隶有三种,古雅者,《西岳》是也;方整者,《娄寿》是也;清瘦者,《曹全》是也。

这是从外形来区别艺术风格的。

清初书法家万经(1659-1741)评论《曹全碑》说:“秀美飞动,不束缚,不驰骤,洵神品也”。

孙承泽评论说:“字法遒秀逸致,翩翩兴《礼器碑》前后辉映汉石中至宝也。”

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评论说:“《孔宙》、《曹全》是一家眷属,皆以风神逸宕胜。”

甚至有人把《曹全碑》比作“隶书之《兰亭》”。

但是,也确实有一些书法家对《曹全碑》评价不高,谓其纤秀柔靡,如女郎所书。我觉得这很正常。唐初四大家之一,虞世南的书法不也是被李嗣真比喻为“如罗绮娇春”的女儿吗?难道虞世南的书法就不好了?

雄壮和秀美都是艺术典范的极则,也都是很高的美学境界,正如中国哲学的阴阳调和统一和谐。没有只有阳刚没有阴柔的和谐统一的大千世界。

所以,不免有些书法家不主张以《曹全碑》入手,也不主张多习。只不过是个人爱好而已,这与《曹全碑》的艺术成就毫无关系。清代书法家万经说的比较好,要“去其纤秀,得其沉雄”,这才是善于学习的态度。

《曹全碑》固然秀逸绝美,但是,也不乏雄秀兼备的内涵。有些笔法就是用方笔写出来的,而且多在收笔处。这种委婉的笔意才是真正的大家笔意。任何一个大书法家,没有纯粹的阳刚,也没有任何一个大书法家,是纯粹阴柔的。

就像宋代词人,李清照有雄健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苏东坡也有“十年生死两茫茫”的婉约。

《曹全碑》确实是隶书中的秀逸经典,有些笔画非常有特色,结体婀娜多娇。例如,个别横画的“蚕头”,是一种“俯首蚕”的形象,非常像俯首而食的蚕,这是艺术家的匠心独运。但是,又不是滥用,真正做到了妙在其中,相遇大笑的高超艺术境界。

我们学习《曹全碑》就应该喜欢画欣赏它的精彩之所在。

当然,有人认为《曹全碑》初学难,我们也理解,但是,认为隶书之中的《曹全碑》不可学,这就不可取了。毕竟古人评为名列前茅的隶书,这不是信口开河的。

这里说到一个问题是:我们不能把择帖与“不可学”混淆起来,这是严重的艺术偏见和书法偏见。

欧阳询的《九成宫》是历代楷书的基本典范,《九成宫》都不可学还学什么?

欧阳询是初唐四大家,也是历代楷书四大家之一。

你可以建议学生暂时不学《九成宫》,但是,把暂时不学与不能学混为一谈,这样的书法教师肯定不是好教师。

最后谈谈书法是不是有特别难学不宜学的?

千里马经常在文章中说:学习任何书法碑帖都不存在难易的问题。学习一般水平我们就不谈了,要达到一定的高度,所有经典书法作品的学习难度都是一样的。

但是,也确实存在一些不宜学的的书法。这个问题在古代,是不存在的,因为古代,的书法学习有经典,大家都学经典,当然,不存在经典书法作品不宜学的问题。

问题就出在我们现代。现代书法家为了艺术而艺术,为了展览而展览,所以,不择手段地学习一些很粗糙的书法,这些书法,主要集中在魏碑和隶书之中。

很多书法家因为学习不成熟的隶书和魏碑而获奖,因此,就把一些不属于隶书经典和魏碑经典的书法作品当做经典学习,者其实是一种误导。

书法总是以成熟的经典为典范才是对的,隶书从篆书演变,楷书从隶书演变,都有一些过渡时期的作品,这些作品有朴实天真的一面,但是,毕竟与成熟时期的书法作品无法一较高下。如果把初创时期的书法作为投机取巧的书法学习,只能证明学习书法的目的不纯。

要想写字无所谓高下,要想学习书法,学习经典作品永远是康庄大道。

在成熟的书法经典之中,无论《曹全碑》还是《九成宫》都赫然在目。千里马一直认为,就书法艺术栩栩如生层面来说,只有不合格的学习方法,没有过时的书法经典。书法经典永远有取之不竭的艺术灵感。

所以,历代书法家就是早已成名成家,他们在晚年也仍然在学习经典。例如,何绍基60多岁还学习临摹《曹全碑》、《乙瑛碑》、张迁碑这些书法经典。

文章来源于网络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获取更多信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为兴趣而生,雅韵更懂你。 立即登录雅韵网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5-2016 | 雅韵网  版权所有 ( 鲁ICP备15026096号-1 ) | GMT+8, 2020-3-29 13:26 |鲁ICP备15026096-1

济宁网站建设济宁微信开发

返回顶部